6岁被抛弃!人生刚开始却因「菜瓜肺」濒死

※本篇【小柠檬】专栏文章作者为代笔,内容为受访者经历,涉及个人观感,请斟酌阅读。

※内文皆使用化名。

※职业:我是医护人员

如果生命只剩下三个月,你会想做什幺呢?是到海边坐在岩盘上,脚撩着拍打上来的浪花,享受最后一个人的宁静,细细品味一路走来的人生,还是拜访亲朋好友一一道别,再对自己未完成的梦想冲一发呢?又或是竭尽所能的在医院做各种的治疗甚至参与临床试验,努力争取那一丝丝延长生命的机会?


小琴是我做临床研究的一位病人。

「刚上小学某一天早上醒来时,家里空蕩蕩的,虽然我早已习惯家里无人的状况,但是...常见的衣物及家具都不见了!我就这样呆坐在家里两天,直到房东阿姨来开门,我才知道原来爸爸骗我,他说在整理房子等妈妈回家,其实他是在搬家,那一天,我成了被遗弃的孤儿。」所幸小琴的外婆与房东阿姨认识,外婆才将小琴接回家,但温馨的时光只维持了两年,外婆就因病过世了,又留下她孤伶伶的一个人。


学长转介小琴给我时,我也只是想说明一下临床试验的内容而已,可是看到她年纪比我小一些,加上我不喜欢乾乾的气氛,索性丢话题与她谈天。但怕生内向的小琴不断句点我,又更尴尬啦!于是,我解说完留下联络资讯后就离去了

。我一天接触的陌生病人很多,大部分的病人对我而言都船过水无痕,当然小琴也不例外。

6岁被抛弃!人生刚开始却因「菜瓜肺」濒死


▲小琴从小就被父母遗弃,照顾她的外婆也很快离世,后来又因病住院/示意图/当事人提供

时间转到约一个月后的某天,那天难得我的工作提早结束(其实是因为连假多日,负责的病人大多旅游去了),于是我久违的买了午餐到医院的花园找了个座位坐下来,好好享受这午间片刻,正当我沉浸在满足的氛围时,总觉得有个注视的余光感朝我逼近,没想到正要找寻是哪边投射而来的感觉时,突然我被轻拍肩膀。

「欸~妳还记得我吗?之前听妳说明研究内容的小琴。」


「哦,我记得我记得,妳要参加吗?」其实我不记得,但注视着她,三个月前与句点王相遇的情景,突然蹦一下的跳进我脑海。


「我观察妳很久了,觉得妳应该是好人,我可以跟妳交个朋友吗?」瘦弱又苍白的小琴幽幽地吐出这句话。


「好啊。」她开始娓娓道来她那孤冷的童年。

原来,这一路来小琴走得跌跌撞撞,因为社会的价值观,让她在学校饱受嘲笑与霸凌,小琴外婆过世后被一对夫妇收养,虽然养父母对她很好,但始终让她无法忘记幼年的恐惧。在养父母的关爱下,小琴成年后想要将人生好好整顿一下重新出发时,却发现自己得了肺纤维化的疾病,俗称菜瓜肺,这类患者最后将因为肺泡失去功能而呼吸衰竭过世。

这次的谈话,小琴告诉我,她被医师判断只剩下三个月的时间,脸上围着的氧气管,斗大的泪珠沿着管线滴下来


「我从小到大都在思考一个问题,为何没有做坏事的我,人生过得如此悽惨?而恶霸却是多金多财气?」小琴无奈地说。

我也不知该回应她什幺,但我转移话题:「那妳想再完成些什幺呢?」

对于这样的病患,我也不忍心再讲研究的事了。那有什幺重要的?现在应该是帮她圆梦才是。


「我想跟着我的收养我的爸妈到海边踏踏浪,在海边感谢他们这十年来的照顾,还来不及报答他们就要先走一步了」小琴眼眶里尽是泪水。我轻拍她的背安慰她。


于是,那之后我找了我的朋友,一起帮她在她梦想的海边布置了一些简易的道具、及拜访附近商家,帮她完成这个愿望。

6岁被抛弃!人生刚开始却因「菜瓜肺」濒死


▲医护人员为小琴在海边安排了一个简单的小送别会,让她好好和养父母告别/示意图/Pakutaso


那天天气非常好,万里无云,小琴一袭白色雪纺洋装坐在轮椅上,由我慢慢地推向了养父母。我準备了小蜜蜂麦克风让小琴挂上,让她能大声告诉养父母:「虽然我们只有相处了十年,说长也不长,说短也不短,真的很抱歉那样身体的我拖垮你们,爸爸妈妈妳们要多保重希望能带着我的份一直走下去」


听了这段话,在场的人无不红了眼眶。那时天空下起绵绵细雨,我们赶紧推小琴去避雨。过了几天,小琴的养母打电话给我,说小琴在夜里安祥的走了。听到这里我没有难过,而是对她满满的祝福。

「虽然我不是妳的麻吉,但是在人生的最后我帮了妳圆梦也很高兴,希望在另外一个世界里,妳不再孤单。」我去灵堂致上对小琴最后的祝福。


那个圆梦的海边是小琴被收养那天,跟养父母初次见面的地方,是缘分的开始也是结束。

6岁被抛弃!人生刚开始却因「菜瓜肺」濒死

键盘小柠檬脸书社团 快加入聊聊你的工作奇葩事!

键盘小柠檬 长期徵集来自各个特殊职业领域的驻站作家!你是特别领域的达人吗?你有别人没有过的职业经历二三事吗?不论是有趣的、新奇的、爆笑的、感人的、恐怖的,欢迎和我们分享你的职业小故事!欢迎来信r4517@ettoday.net

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