置放耳扣被切耳珠‧少女指控医生擅动刀(森美兰‧芙蓉10日讯)一名少女因戴耳环导致双耳珠发炎,动了手术,耳背仍然结疤生瘤。她较后到另一间私人医院求医,医生说只需在她的耳珠置放“耳扣”(Button)即可,结果却连她的左耳珠也切除。少女的父亲怒斥医生未经过同意,就擅自切除女儿的左耳珠;他也控诉院方在手术同意书上假冒女儿签名,再进行手术。不过,这名医生接受媒体访问时声称,他当初向少女的父母建议,先替少女切除左耳珠较大的瘤,如果情况允许,他才会在左耳珠夹上“耳扣”。但是,他在进行手术时发现瘤已经涉及皮肤组织,必须切除耳珠才是最保险的做法。医生驳冒签同意书指责他也反驳冒充少女签下手术同意书的指责。他声称,少女是在双亲、一名护士及他的见证下,亲自签下同意书。这起投诉案是由行动党候任武吉甲巴央州议员谢琪清接手,被切除左耳珠的少女潘欣怡(18岁,美容课程学员)是在父亲潘健华(49岁,商人)及母亲吴玉婵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叙述事情的来龙去脉。潘健华申诉,女儿于2011年在夜市集买了耳环配戴后,双耳就发炎。她同年在一间私人医院进行手术,但是手术后却结疤,而且长出一颗好像红豆般大的瘤。“我曾于2012年带女儿去皮肤专科看诊,医生说女儿双耳珠的瘤不能切除,只能打针让瘤变小。医生也说每个月只能打一次针,他的女儿共打了两次针。”他指出,他今年经由客户介绍,于4月1日上午11时和妻子带着女儿,到芙蓉新城一家私人医院,让一名普通外科华裔医生查看耳珠问题。“我让医生查看女儿之前的治疗报告,但是医生看都没看,就说为何不早点找他治疗?他说,我女儿耳珠的结疤是可以医治的,只需在耳珠放`耳扣’即可,还说放了钮扣会很美丽。”他当时表示需要考虑,他也告诉医生,女儿将于4月3日上美容课程,要等上完课后才进行治疗。“医生说手术很简单,只需半小时就能完成,而且伤口两天内就能癒合,不会影响上课,所以我就当场答应让女儿进行手术。”由于院方需要医药卡,他便和妻子回家领取,女儿则由一名护士带入手术室等候。当他和妻子在中午约12时30分回到医院时,赫然发现女儿已经在进行手术。他们苦等了一小时,只见医生脸色沉重地走出手术房,告诉他们“很难搞,我已经替你女儿切除了耳珠,没办法,我会介绍整容医生给你们。”他和妻子都被吓到,然后看见女儿的左耳包着棉花,之后他们便回家。潘健华费解,女儿的耳珠不是恶性肿瘤或意外所致,医生之前都说不会切除耳珠,为何最后却把女儿的耳珠给切除。指涉及医生常被病人投诉潘健华说,女儿进行手术数天后,他重返医院,并从其他医护人员口中获悉这名医生经常被病人投诉。由于他不满医生所为,便向院方经理投诉,要求给予合理解释。经理同意会给予交代及展开调查。“不过,院方经理也要求我允许这名医生为女儿的伤口拆线,以方便日后索取赔偿。我只好接受。”他声称,数天后,院方经理指一名医生主任要见他聆听事发经过,他也应邀到医院与对方会面。“这名主任说,是我女儿签名同意进行手术,但是我女儿根本没签过任何同意书。我女儿当时未满18岁,还差10多天生日才满18岁。”他说,院方调查后,认为这只是有关医生的错误,与医院无关,因此医院不负责。“有关调查报告是由院方经理向我解释。她还说,有关医生只是跟院方签合约,租用医院病房替病人看诊。她向我道歉,并建议我寻求法律途经索偿。”头髮遮左耳避异样眼光潘欣怡申诉,她的左耳珠伤口拆线后,她才发现自己的左耳珠不见了,顿时吓了一跳。从此以后,她出门都儘量用头髮遮着左耳,避免受到他人的异样眼光。没签手术同意书她忆述,她进行手术之前,根本没有签下任何手术同意书。她只知道会在耳珠置放“耳扣”,然后护士替她打麻醉药,她就昏迷了。“我醒过后并不知道左耳珠已被切除,当时我的左耳被棉花包扎着。过后医生解释,我才知道左耳珠被切除。我当下是震惊,也有点生气。直到3週后医生替我拆线,我才看到左耳珠已经不见了。”她说,一些陌生人看到她的左耳珠短了一截,都会多望她几眼,令她心里很不舒服。因此,她出外时都会以头髮遮着左耳,避免被人指指点点。未满18岁同意书须家长签名候任武吉甲巴央州议员谢琪清指出,潘欣怡是于今年4月13日才满18岁,换言之,她于4月1日进行手术时根本未满18岁,还不能自行签名进行手术,必须由家长监护人签名。“因此,即使当时潘欣怡是自愿签下手术同意书,但在法律上也是不合法。”他披露,此事件已经交由他和森州行动党法律局副主任达斯联手处理,他们会在收集资料后,决定是否把案件带上法庭。森州行动党法律局副主任达斯说,他已经在上週致函院方,待院方报告调查出炉,才会採取进一步行动。医生:手术前交代事项负责潘欣怡左耳珠手术的医生受访时声称,他手术前曾向潘氏夫妇清楚交代手术事项。他的建议是替欣怡切除耳珠,不过,如果情况允许,他或许只需挖出瘤后,再用“耳扣”夹住耳珠。他说,他进行手术时发现欣怡的瘤已经扩散至皮肤层,切除是最保险的做法。他声称,当初他曾向潘氏夫妇建议,先替欣怡切除左耳珠较大颗的瘤,之后再视情况决定是否也切除右耳较小颗的瘤。“我解释我会儘量从耳背移除瘤,如果情况允许,我就会在挖出瘤后,用耳扣夹着耳珠。”他指出,手术是涵盖各种问题,他必须确保移开瘤后,是否很快复发,或伤口是否能迅速癒合,以免细菌感染。他替潘欣怡进行手术时,发现左耳珠的瘤已经蔓延至皮肤组织。为了安全,他便切除至少一半的左耳珠。这颗瘤检验后证实属于良性。他认为,医生一般会向病人讲解很多,而潘氏夫妇所指的置放“耳扣”,只是他解释中的一部份。“潘氏夫妇可能以为女儿的耳珠只需放`耳扣’即可。”针对潘欣怡指不曾签署手术同意书,他反驳说,欣怡是在双亲、一名护士及他的见证下签名。“我当初会建议潘氏夫妇当场决定动手术,是因为私人医院所提供的就是快速服务。”‧2013.06.10
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