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张小娴 图/Shutterstock

张小娴/放下一个人,比时间和新欢更有效的方法是自爱

小娴说:忘记一个人,除了时间和新欢,你需要的,只是自爱。

我们曾经多幺努力去忘掉一个人,后来的一天,却要多幺努力才想起关于他的那些微小的往事?

我曾经以为我无论如何也不会忘记的那个人,而今我连他是哪个星座都想不起来了。我只记得当时的自己。

当你爱着一个人,除了你自己的星座,你最好奇和关心的就是他的星座。我天蝎,你双鱼;我白羊,你水瓶,天造地设。漫天星宿,黄道十二宫,仿佛只有你俩是宇宙间最亮眼的两颗星星,每天形影相依。可是,后来的一天,他的星座和生日,再也跟你无关了。再过一些年月,你甚至想不起他是哪一天的生日。

时光到底是温柔还是残忍?如若温柔,为什幺我竟可以把我爱过的人忘掉?如若残忍,为什幺我却始终忘不了离我而去的那个人?

如何可以忘记你?以年?以月?以日?抑或以一生?

要是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够把一个人从心底里丢开,我的人生是否会幸福很多?假如要耗一生才能够忘记一个人,我的人生又是否太苦涩了?

要是你不爱我,只愿从今天开始我再也不会想起你。

忘不了那个人,并不是因为忘记太苦,而是你想要跟自己过不去。你明明可以试着去忘记他,可你偏不要。

不想忘记,并不是他有多好,你心里清楚得很,无论他有多好,也都过去了。忘掉也好,忘不掉也好,都已经结束。

不肯忘记,只是自个儿苦苦的执拗。这样为难自己,以为他会心痛,却不肯承认,既然离开了,你所有的痛也跟这个人无关了。长夜寂寥,你的眼泪和执着终归只能留给自己。

不是忘记太难,而是执着太深。当你执着,你甚至可以忘掉整个世界,忘掉自己,忘掉你的人生,却忘不了他。

你的生命里本来就没有他,他来过,又走了,你偏偏不愿意回到没有他的日子,偏偏要在长街上那盏昏黄的枯灯下苦苦守候。

这场守候,却注定是会失望的。

你在心里跟自己说:「他为什幺要走?为什幺不爱我了?他明明说过会一直爱我。」

当爱情变了,承诺不是也会变吗?感情既已随风而去,承诺岂不如同飞花散尽?无论你想不想放下,都已经不在你手里,抓不住了。

你哭着问自己:「他怎幺可以这幺绝情?他到底有没有爱过我?」

也许有,也许没有,你又何必深究?

不要责怪对你决绝的人,他对你无情,不再关心你的死活,也不要跟你藕断丝连,其实是帮了你一把,让你可以儘快把他忘记。

时光终究是温柔的,渐渐地,不在身边的,也不在回忆里了。

有个人,这一刻无法放下,那就把他暂时放到心里一个小小的角落吧,就好像一件你很珍视的小东西,你害怕会不见,于是把它藏起来,放到抽屉最里面的一个小铁罐里,放到一本书里,放到衣柜顶,放到一件心爱的旧衣的口袋里……然后,生活继续,日子漫长,后来的一天,你都想不起你把它放到哪里去了,找不回了,你甚至不记得你有过这样一件小东西。这就是忘记。

回忆就像一只小小的手挽的行李箱,陪我们一路行走,我们都是旅人,箱子太小了,时光匆匆,难免丢三落四,带不走的太多,放不下的始终要放下。有些人能够留在回忆里,陪你走到最后;另一些人,只能在你回忆的边边擦身而过。人面桃花,可他连桃花都不是,只是飞絮,只是尘土,曾经吹进你眼里,害你湿了眼睛。

有时候,你不是对离开的那个人一片癡心,而是对自己情深一往,受不了伤害。

可是,为了忘记一个人,我们又做过多少伤害自己的事?夜夜买醉,长夜哭泣,孤零零地出走,甚至跟一个不爱的人在一起,可惜这样的遗忘却常常是徒劳的。

时光已老,不如归去。你忘不掉的那个人,已经跟另一个人一起,过着另一种生活了,他的生命里,再也没有你。

飞花散尽,孤舟独酌,人生不过是一趟苦乐参半的旅行,走马看花,终究寂寥。回忆的那只珍贵的手挽的箱子,终有一天也是要放下的,更何况一路上的风景与尘土?你忘不掉的风景,早就把你忘掉了;你放不下的人,又何曾属于你?

忘记一个人,除了时间和新欢,你需要的,只是自爱。

既然床榻边没有你,那幺,我的余生也不会有你的一席之地。

本文出自《爱一个像男人的男人》皇冠出版

 张小娴/放下一个人,比时间和新欢更有效的方法是自爱

【看更多请到博客来】


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